主页

【“潮”洞庭长江出发】宿迁鸟道犹可期——2020全球候鸟跟踪守护

  11月16日,2020全球候鸟跟踪守护行动组在白鹤迁徙通道上的重要节点——江苏骆马湖宿迁水域盘桓半日,向当地相关部门提出骆马湖湿地修复建议。骆马湖,过去鸟之歧路,如今有望重建候鸟生命通道。

  骆马湖位于苏北,沂河与京杭运河中运河交汇处,有灌溉、调洪、航运和水产之利,被江苏省定为苏北水上湿地保护区,也是南水北调中转站。

  虽为保护区,但近年来,鸟类专家周海翔、湖南环保志愿者周自然对白鹤迁飞的数据进行分析,发现一个揪心的现象:白鹤在黄河三角洲之前的南迁路线上都是白天飞、夜间休息。但只要过了黄河,白鹤就会不舍昼夜、连续飞翔1000多公里,直到鄱阳湖或洞庭湖。

  “我们跟踪的一只白鹤‘吉姆’从14日9时到15日11时,一口气飞了26个小时,估计它是找不到合适的落脚点。”今年周海翔追踪的白鹤中有3只已抵达鄱阳湖,南迁时它们都出现这样的状况。

  “今年1月,白鹤‘枪生’和‘419’北迁也经过骆马湖。‘枪生’29日9时起飞,直到30日18时才落到一口水塘里,33个小时只飞行600公里。它们飞行的每个小时,都揪着我们的心。”周自然替白鹤和洞庭湖小白额雁感到委屈。

  替鸟儿探路,就是行动组来到骆马湖宿迁水域的原因。“想像我们是一群白鹤在天空飞翔,我们要看看这条路线上能不能降落,能不能提供给我们饮食、休息的环境。”周海翔说。

  15日16时许,队伍抵达骆马湖窑湾渔场附近。一下车,周海翔、周自然发现湖边贴着一张禁渔退湖、退圩还湖的告知书。告知书显示,依据《江苏省国有渔业水域占用补偿暂行办法的通知》,养殖户应于8月底前完成圈圩养殖及设施清理,退出湖区。

  这个意外发现令“二周”欣喜异常。他们随即找到江苏省骆马湖渔政监督支队二大队负责人穆新武核实。穆新武称,湖中散落着大小不一的圩塘,内部均被改造为鱼塘,现在湖区清理还没完成。

  17时,周海翔、周自然和江西志愿者王榄华雇了一艘快艇进入湖区圩塘集中区考察。他们发现,离岸边约1公里处,一个名叫“李圩子”的圩塘面积大概2平方公里,期期在线内部被分解成许多鱼塘,水深均在1米以内。

  “只要在渔民迁出的基础上做适当的生态修复,就能让白鹤夜宿后再迁徙。届时,这里就是鸟类的‘宿迁’——夜宿再迁地。”这一刻,周海翔兴奋不已,仿佛看到鸟群降落起飞的壮观景象。

  重建鸟道,任重道远。此时,在湖畔调查的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副秘书长王相辉发现,岸边依依杨柳下,有很多渔船和渔民在上鱼,一条条活蹦乱跳的大鲤鱼自湖中进入市场。

  随后,王相辉又在湖边看到一个2017年11月27日设置的骆马湖封湖禁渔通告,标注骆马湖有2个国家级保护区:骆马湖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、骆马湖青虾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。

  “国家级保护区不应该有任何捕捞行为。既然是国家级保护区,意味着骆马湖要从国家层面上动手改造,改造难度大为增加。”王相辉自言自语,“洞庭湖做得最彻底的就是从去年开始退捕禁捕,让上万渔民退出洞庭湖,彻底摈弃捕鱼的生产方式,还原一个纯粹的自然湿地。”她说,现在洞庭湖人类活动对湿地的干扰降到了最低程度,湿地上鸟类可停歇整整5个月。

  自然,这是洞庭湖能持续举办大型观鸟节、铸造国内外知名生态品牌的底气所在。

  徐徐晚风中,周自然赋诗一首:“朝游辽沈暮天津,天涯明月伴迁徙。骆马湖边新擘画,鸟道重建犹可期。”